【双教主衍生】一些段子

洛熙X马小顺
没大纲没逻辑没时间顺序基本是想起什么写什么
傻傻傻白甜注意 慎点
以后有时间撸个长篇
#
第一次真正见到洛熙,马小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天哪!天哪!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的人!
实在是太太太太太——美丽了!
凭马小顺那点贫瘠的语言能力,根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词语,才能形容这个妖精。
他那天喝了点酒,大概是有点醉,所以他才会用蹩脚的英文去称赞他。
“You are very!very!beautiful!”
他在洛熙与他擦肩而过之后对他喊。
洛熙回头,即使他的头发和带着的墨镜遮住了他一半以上的脸,马小顺还是觉得他在闪闪发光。
他笑着对他微微点头,说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马小顺仿佛看到了这个季节根本不存在的漫天飞舞的樱花。
爱情来的跟龙卷风似的,稀里哗啦把他吹了个晕头转向。

他对他的法国朋友说:“Alex,我遇到我的爱情了。”
“艾米离开的时候,你说你的爱情永远的死了。”
“它现在复活了!”

追求洛熙会有多难?他那时候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,他年轻,自信,向往着爱与激情,浪漫与自由。
法国的女孩儿们个个纯真善良,热情勇敢。
他没遇到过洛熙这样的人,也从没追过男孩子,那大半年过的他都觉得自己能出家当和尚了。
所以终于修成正果之后,他才觉得那么值得。

“我觉得我走上人生巅峰了!”
这是马小顺跟洛熙在一起时,唯一的想法了。

❤️

#
Alex接到马小顺的电话。“嘿他收了我的玫瑰!他说她们很香!”“祝贺你。”“噢他还看了那张卡片,感谢你写的这么优雅而浪漫的字体!”他沉默了一会。“里奥,那是我为你写的。”“我知道,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恩情的。我爱你!朋友!事儿成之后请你喝酒,耶!”他在马小顺挂掉电话后轻声说,我也爱你,里奥。

#
“诶我可告诉你啊,那个欧辰,绝对居心不良,他肯定对你图谋不轨!”洛熙微笑着看着马小顺张牙舞爪的抱怨,不打算告诉他那是他的旧情敌。
马小顺还是闹:“不行不行,你以后必须少接触他!”洛大牌觉得好玩,跟他算起旧账来:“你看你以前有那么多女人,我也没说你啊。”
马小顺气极了,想也不想就说:“可我只有你一个男人啊!”
洛熙憋了半天的笑,心里美够了,才把他眼眶都急红了的宝贝儿拉回怀里,告诉他真相。
“好啦好啦,他喜欢女孩子,他都结婚了。”
“诶?…你,你不早告诉我…你故意的!”
于是反应过来的马小顺又逃开了。

#
洛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,可马小顺还没回来,这令他有点不悦。
他们已经半个多月没见面了,他在英国忙着拍宣传片和录新的单曲,每天忙到半夜,两人的联系就只有偶尔的电话。
他挤出了一天的时间,只想回来安慰一下他的小情人。
他洗了个澡,冲了被咖啡坐在沙发上,无聊的翻看着杂志,等着那小混蛋回家。
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门外噼里啪啦的响起来,门还没打开呢,就听他扯着嗓子喊。
“洛熙!洛熙是你吗!”
他大概是真的急了,洛熙猜他是连找钥匙的耐心都没有,直接啪啪啪的敲门。
洛熙赶紧无奈的去给他开门。
马小顺一看见洛熙就安静了。他站在门口,紧紧抿着唇看他,眼眶瞬间就红了。
明明不是多大的事,洛熙还是跟着心疼起来。
马小顺太想给洛熙来一个大大的拥抱了,再狠狠的吻他,吻到窒息都好。
他太思念他了。
可是想起洛熙有洁癖,他还是说:“我先洗澡,你等着我。”

洛熙回卧室,他只开了一盏小台灯,暖橘色的灯光只照的亮床头的一小块。马小顺洗完澡直接爬上来,直到扑他怀里了洛熙才看清他只披了件浴袍。
他拿过毛巾来盖他头发上,温柔地帮他擦拭。
“洛熙…洛熙洛熙洛熙…”
“你不要乱动。”按住那颗不听话的脑袋,洛熙揪了揪他的耳朵,他就发出一声呜咽。
像只小动物似的。
洛熙伸手去捏他的下巴,强迫他抬起头来,然后印上带着征服意味的吻。
马小顺顺从的接受,洛熙咬他的嘴唇他就痛的皱起眉来,任由他啃。一会儿吻就柔和下来,安抚似的轻轻蹭着他的嘴角。
马小顺报复性的也啃了啃洛熙的下唇,不过没用力。之后两人的舌尖就热切的缠绕在一起。
他舔咬洛熙的舌尖,热情的洛熙快要招架不住。洛熙往后靠了一点,又被他按住后脑勺压回来。
洛熙浑身都热起来,马小顺在摸他的腰他的背,他也去摸他跨在他身上腿,顺着大腿一路摸到了腰。
然后洛熙猛地坐起来,硬是把马小顺从身上扒了下来。
——他浴袍里,什么都没穿。
洛熙靠着床头,他呼吸急促的按住马小顺的肩膀,僵持了两秒马小顺还是又爬过来,舔他的喉结吻他的脖子,最后咬着他的耳根,同样剧烈喘息的说:“洛熙…我想你…”
洛熙拼命告诉自己要把持住,一边说“我也想你”一边试图躲开他,马小顺不依不饶的对他耳朵吹气。
“我好想你…我想死你了…我想你想得手抽筋…”
洛熙简直想打死他。
他无奈的抓住马小顺扯他裤子的爪子,告诉他:“我明天…还要去录音…”
马小顺这才停下来,趴在他肩膀上喘,过了一会儿可能是冷静些了,就撑着身子坐起来。
他没说话,也不看洛熙,就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垂着头。之前的动作太大,宽松的浴袍早就滑了下来,他近乎全裸的坐在洛熙面前,从眼角到胸口的皮肤都泛着红,该死的诱人。
洛熙苦恼的捂住了眼睛,内心开始天人交战。
一个声音说,快睡吧~快睡吧~明天还有好多工作呢。
另一个声音说,送到嘴边都不吃!还是不是男人!!

啊——可恶啊。
最终,性欲以压倒性的姿态战胜了所有。洛熙猛地起身,把马小顺吓了一跳,他站在地上居高临下的一指马小顺:“你,躺好等着!”
马小顺乖乖的看着洛熙出去,也不问什么,洛熙应该是去给经纪人打电话,他说:“帮我把明天所有的计划推后五个小时。”
马小顺大难临头似的躲进被窝里,因为他听到洛熙简直是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“马—小—顺!你今晚别想睡了!”

#
“小顺儿啊。”洛熙从背后抱着他,下巴搁他肩窝上,享受地磨蹭。他故作担忧的说:“你看我们这出柜了以后,都没人签我了,没钱了可怎么办啊?”
马小顺笑:“诶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。怕什么呀,我养你呗。”
洛熙也跟着笑:“你怎么养啊,你资金不都被冻结了么。”马小顺心虚的缩了缩。
“那什么,我、我还可以去捐精啊。”
“啧。”洛熙发出不赞同的声音,用脑袋撞了下他的后脑勺,非常不满:“不行,要过几年我们又莫名其妙多出个儿子怎么办?”
这话说的马小顺心里甜死了,他转过身来啄了啄洛熙的脸颊:“到时候就养着呗。”
洛熙笑着蹭蹭他的鼻尖:“真不行,养你都够累的了。”
“去去去!我哪有…”他还想反驳什么,都被吞进了一个深沉的吻里。


评论-8 热度-30

评论(8)

热度(30)

©白牛奶 / Powered by LOFTER